许安稳

顶锅逃走

第二季是说过主推执离么还是怎么样……感觉其他人的戏份好少啊,瞄一眼宣传片还是主题曲什么的完全不在一个量级……而且他俩苏的也太苏了吧😂
我真的不是挑事,我就是想问一下是不是改成双男主了,看官博实在太混乱了😂如果冒犯到请各位太太老爷们无视我。顶锅逃走。

靖凰小段子13

我居然有一个存稿诶……好冷的cp了吧



~( ̄▽ ̄~)~~( ̄▽ ̄~)~~( ̄▽ ̄~)~~( ̄▽ ̄~)~我是分割线

南楚来了个使团,使团里有一个小王爷,

第一眼看见他萧景琰就知道,

辣鸡!

霓凰是有公务的,

虽然父皇准了婚假,让俩人好好准备

但是这种上升到国家、带外宾的友谊趴

国境线女王还是要出面

自己算被“携家属”,也出面了

霓凰全程陪外宾不陪自己

尤其跟那个小王爷有说有笑

那个小王爷很不学无术,否则宫羽不会夸赞他

也很下流,否则酥胸不会对他笑

还很丑,穿个暗纹绣花,冠簪还特么一整套和衣服呼应

帅的人根本不会在意穿什么,怎么穿

“景琰,你这身真丑”

  ……

“太子说得对,确实丑”

  ……

不是自己的场子,忍一忍

“南楚就是地域好啊,什么时尚风潮都是人家先知道”
蔺晨晃着个高脚樽,非常刻意地露出自己的耳环

我瞎,我还哑巴

景琰不接话,胖子还是臭不要脸地开口
“长苏托那个南楚小王爷买的,硬要送给我,没办法,我不戴他就使小性子,太缠人了哦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要成亲的人,你的炫耀毫无意义”

“哦?那你亲到她了么?”

……

“我亲过长苏了”

……

“我还和长苏--哦哟~了”

……




“诶对了,他们还带来几个首饰匠人,一起准备你和霓凰的大婚,据说是南楚王妃亲自挑选的。”

萧景琰准备把酒泼人脑袋上的手堪堪停了下来。


事态的发展一发不可控制

“北方人心思太多了完全福做恢为让人尴尬”南楚小王爷被搂在萧景琰的怀里,听他唱着“诉衷情”,一个激灵接着一个激灵的打。
“媳妇儿我想你,我想肥家”

“待客之道,小王爷务必多留几日,本王还有许多风土人情要带小王爷去看去听去体会。”

“小王爷装束搭配颇有心得,可否指点在下一二?”

“不知小王爷与王妃如何相处才能保持这般恩爱如初?”

“请问南楚王妃会让小王爷跪花生么?怎么跪会比较不疼?”

………………

两人日夜相对,形影不离。小王爷很想走,想哭泣,想任性,但是他还打不过萧景琰。

最后他踏上马车,拿着霓凰的令牌热泪盈眶地出了城。

“小白脸,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打断你的腿!”


Doctor Strange都有忠犬小红披风了呢……也会从背后接住他,会站在他身后

老贾你家妮妮快被比下去了,你倒是回来啊……

终于填完色了。

这一幅至少花了四十个小时,尤其最后各种找补,非常心酸。

最后一笔描完仿佛人到中年,看着成品陷入迷茫,不知拿它怎么办。

最后奉劝大家,好图很多,如果你们自己也想来一幅,不要挑这种内容特别多特别繁杂的;送人的话,看ta是不是和你有仇。

好了,现在我要去打男朋友了。

原图片来自子斓太太 @Zierland_子斓
靴靴!

契合 贾尼pwp一发完

“jar……”tony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含着尾音,一只脚却从被窝里勾了出去,白嫩趾头蹭着管家的膝盖,妄图探进两条笔直并拢的腿中间

“sir”jarvis不想让tony白费力气,又往门口退了几步

这下tony真心是够不到了,再往外伸他就要掉下去了,而生病期间jarvis的要求是“十点过后在床上休息”。上次假装上卫生间,第二天的叶绿素喝得tony悔不当初。

“晚安,sirjarvis就那么当着自己的面熄灯退了出去。


黑暗里tony沮丧地“fuck”了一句,把睡衣套了回去。


苦大仇深的一夜过去了,tony一睁眼就是jarvis一身整套黑色高定,笑容守礼又绅士:

“早上好,sir,您该洗漱了。”

妮妮寒心地陷在一堆软垫里:“你知道,我多希望自己有一天会浑身酸痛下不了床…”

“鉴于您的重感冒,sir,您可以洗漱完用过早餐继续躺着休息”

“……其实我这会就酸痛”

“体值正常,请问您哪里疼?”

“浑身都疼——”tony翻了个身把半截腰半个屁股露出来,趴在自己胳膊肘上斜睨着jarvis

“你帮我揉揉……”

jarvis给他刮了个痧

nat当时来看病号,门外听了会就去喝了两个小时的茶才回来。

“得手了?你叫得听起来比吧唧还惨”nat咬了口甜甜圈,看一眼半死不活的tony,“脖子上红印也比他多。”

tony翻了个白眼





依然是苦大仇深的一夜过去了,tony一睁眼jarvis还是一身整套黑色高定,笑容守礼又绅士:

“早上好,sir,您该洗漱了。”

tony安静地去了盥洗室

“今天您的健康状况良好,可以继续前些天的工作了”

tony安静地回到了工作台

安静地吃饭,安静地出门,tony一整天都非常乖巧

jarvis把他从夜店抓回来的路上更是安静如鸡


http://www.jianshu.com/p/b1ffe1a46462


番外

“所以tony终于把自己送进jarvis嘴里了?”

“我亲耳听到的,他惨叫了很久,我还以为他在设计jarvis实体的时候考虑过自己的耐受性呢。”

“他是考虑过,但是我后来又…算是个朋友间的小礼物”

“班纳。”娜塔莎一脸严肃

“……呃……”

“没想到你这么体贴。”


贾尼的早晚

早上

“早上好,sir”
托尼趴着不动

“现在是七点整,您该起床了”
托尼趴着不动

“您八点有一个晨会”
“那我还能睡五十分钟”

“……为您准备了一套新的套装,可能有些繁复”
托尼骨碌起来:“我穿好看吗?”
“好看”
“比我光着还好看吗?”

“……sir这是您的发言稿…”


晚上

“jar,你说我穿这套很好看”
“的确如此,sir”
“我被她拒绝了?!”
“……也许不是衣服的原因?”
“可我那么完美”
“……是那位女士瞎了,sir”

托尼在浴缸里遗憾地点点头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jarvis”
“感谢您为我选择的配置”
“你知道,你来源于我对完美的几乎所有定义和选项”
“是的,sir”
“包括你的审美,完全继承于我”
“不能同意更多,sir”
“瞧你,多么精妙绝伦…我真是太棒了,我爱我自己”
托尼边说边从浴缸里爬上来,机械臂为他裹上浴袍,他哈欠着往床上一扑。灯光被调暗了,温度也小幅降低,隔音开启。

“我也是,sir……”
“晚安,sir……”

靖凰小段子13

“哎呀,今天天气好热呀!”
蔺晨非常刻意地撩起头发露出银亮的耳钉

萧景琰侧身半步,手握起腰间佩玉细细抚摩

“长苏托人给我买的,不戴就使小性子,缠人死了哦吼吼吼吼鹅鹅鹅鹅鹅鹅……”

“穆老王爷当年的玉,凰儿说我佩着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

“今天早饭偷香了长苏一口”

……

“他脸红的太可爱,我忍不住又嘬了下”

……

“后来他耳朵都红了,饭也就没吃成”

沃日……

“但是非常饱,你说为什么?”
“靖王殿下你饿不饿?”
“一口都没吃到过么?你俩不是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么?尝也没尝过么?”

沃…       …        …       …




“兄长还是费心好好管教下先生吧,景琰哭的我实在心疼”

“景琰……没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他还是不肯说”

当天晚上梅梅收拾了鸽主鸽主又收拾了梅梅之后

床幔里就有一阵阵呢喃:

凰儿打小在军中生活,可能不曾有人告诉她这些……

你当然是不能去……

找宫羽的话,人家一个姑娘家也不好……

思来想去还是我为兄又为姐的比较合适……

蔺晨全程被软音糯糯地包围着,就想再吃点
“你不仅为兄为姐,你还为嫂……”



第三天终于能下床出门,就约在密道里

梅长苏斟酌了好久

“霓凰,你可知……自己……从哪里…来……”

“从穆府来”

见他有些痴呆,霓凰小心翼翼地补充
“就前面那条街……骑马来的?”
……
“去年从云南回来的?”
……
“西南方向来?”

被蠢凰淹没,苏不知所措

狠狠心摇了摇铃铛,蔺晨从书房暗格狂奔过来

长苏吻了他一下,就把头埋进毯子再也不抬

蔺晨把他抱出去,留霓凰原地Õ†卐ζΞё↹……





萧景琰很忙,不仅军中事务不能耽搁,他还要布置,要排来宾坐席,要选菜色,还要要挑好看的首饰布料,而这些事统统不想假手于人。
夜深人静,他熄了灯卧着,却在想合卺的酒到底是清雅些还是醇厚些好。

窗有异响,贼?胆子也太大了

靖王只装作没听见,那蠢贼却好像越来越慌张,一路磕磕绊绊

再这样下去,连府兵都要闹醒了

他还没来得及笑,那个人就溜进卧房里来

虽然夜深了我只能看见一点点但是就算看见一点点我还是非常确信而且从那个脚步和气息来判断好像应该是…………

喔⊙ω⊙!

媳妇儿要干啥?

装睡、装睡……

霓凰弓着身子,把小脸儿搁在他塌边,小姑娘一样地拧次了好久

萧景琰耐心地等

她把脸凑过来,头发滑过萧景琰的手,腻腻的,缠缠绵绵得就想把它们捉住。黑夜开始撩人

萧景琰心跳地非常快,两人鼻息缠绕的时候,耳膜里都是轰隆隆的响声

霓凰也听见了,却被萧景琰两手掐住了腰,翻身禁锢在自己身下

我只是想来吻你一下……

我想的却不止这些……


惊喘在嘴里被萧景琰吻化。恼羞成怒地要打,又被人捉了腕细细地从手心舔到手肘,从脖颈又到肩窝……





靖王要和蔺晨拜把子,拦都拦不住

凰儿不开心,眼泪汪汪的,酥胸又给她加了个软垫

“所以说咱们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男人你是不要指望他克制的……吉婶给我炖的汤,你来一碗?”



【灯下黑】 02


“账房那边呢?”
许留莽许庄主笑容标准谦谦如玉。

“整日算账,抓不到把柄。”
丁叮咛丁管家面色凝重一脸大义。

“不能是看上府里的算盘了吧?”

“……”
丁管家猝不及防很呆滞,这是什么破假设

“……”
许庄主看着他呆滞自己也很无趣,这是什么破反应

“好了丁伯,你去看看宵夜吧,多给我加倆丸子。”



“禀庄主,”廊檐一黑衣人翻身而下,“今日增至六张,其他无异。”
“好,退下吧。”
“许先生这几天通宵算账都没怎么休息,我盯着他也没怎么休息”
“你想说什么?”
“我能吃几个丸子再退下么?”
……
“不行”


丁留莽踱出书房,眼睛钩住院墙那侧的卧房,脸上是少有的正经

府中那个人,每日谨言慎行倒真像个称职的账房。而他每日偷藏的纸,列满奇文诡字,庄里庄外秘密地请了多少人,竟还是无一能解。

他也曾想过,或许那人就是一个账房,
只是很凑巧,生的细皮嫩肉漂漂亮亮不像小伙计,
很凑巧,待人接物自有风骨,眉眼三分傲气七分隐忍,
很凑巧,在这个节骨眼来到凌云庄,不偏不倚去账房,
很凑巧,口音生硬,对中原的风俗人情一知半解,

一点都没有细作的做派,如此突兀明显,让人难以怀疑--所以才值得怀疑

又添了六张……
许留莽的眼神渐渐凛冽。林林总总,不知够写满凌云庄多少大小生意,只等自己一分神,也许便快马加鞭传往西域,接着凌云庄的商号逐个被拔,隐在银两后的刀剑不得不吐出一块块要地……可是一个月来,毫无动静。


看着那人屋子里最后一点烛火熄灭,丁留莽又慢慢勾起嘴角,一脸宠溺。

小家伙,你不动,保不齐我逗着你动。

“升他为账房主管,明天来我这领职。”

“是,庄主”



“换厨子,这丸子齁咸!”

“王师傅说,他是老庄主结拜兄弟,是您二大爷”

“……那算了”

喵汪大肉,非常污

外面下着瓢泼大雪

汪汪站在自己家门口廊檐下

他想起每次喵喵来找他,徒弟师弟们nuo样的眼神笑容

还有小王子神妙莫测的那个告诫

可是这些并不能帮他解决眼前的问题

面对 苗•烂醉•横卧•下嘴唇着地•阜

扶不扶扶不扶扶不扶!

“你怎么能这样呢……一天到晚个不要脸的样子…躺哪不好偏躺我们家门口……跟你很熟么……”

一边想,一边说,说一句,蹭一下

脚上的雪泥在那个人的衣服上蹭干净了,开心点了


当初就不该嘴欠吃你的点心,欠下人情债了

得了,为国为民,

为了走夜路的胆小行人,

把你扔堂屋吧!


堂屋的地面很干净,跟声声子的鞋底很般配

但是把喵喵往屋里一拖,一道泥印子

这衣服怎么能脏成这样!什么人这是……

我天爷呀他还打滚!

衣裳扒了吧扒了吧

“你别乱动我给你脱衣服呢…你、你别乱动我说……诶!诶诶你你你别动你!手手、手往哪放呢?!我说你、唔-”







晨曦微露,有人一脸呆滞已经无法思考人生

有人继续装醉安静如鸡

声声子突然跳起来奔电话:“艺博,你上回说千万不能让姓苗的进我的家门是么!?”

“嗯-呐-哈-欠-怎么了,一大早他又去你家找你了?”

“……”

“卧槽被我说中了?”

“你后来没说完的那半句是什么?”

“千万不要让他进门。”

“…为、为什么?”

“你会被日的我跟你讲!”

喵腐汪生1

王公子是长安有名的四大才子之一,
腹有诗书,胸有沟壑,完了还好看。



才子都是爱上青楼的,
而且青曲茶楼的茶还好吃,还不贵
不,是相当便宜
王公子记得上次自己喝了一下午,听了一下午的曲,吃了两碟点心,掏荷包的时候被一个管事死死攥住了手:“先生,上回来您没找零剩的两文钱,刚刚好。”

……他可能病了
“这你们家掌柜的能同意?你再丢了饭碗。”
“哎呦喂先生哦!”管事慈爱,如同看烟花巷里自己的楼的顾客:“您喜欢,常来,那就是咱的福分,那就是整个青曲茶楼的福分呐!”

“把你们掌柜的找来,我想见见他。”声声子打小被王家养大,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些年时时记挂着,总希望他们一直在暗中照料着自己,只等有朝一日相认。

这次他突然有一种预感。




“哎呦~得嘞您呐!掌柜的?掌柜的!快出来吧别猫着啦!王先生要见您呐!”

就看见楼梯底下骨碌出来一个人,从腰里熟练地抽一把折扇,“啪”得遮住了下嘴唇,抖落抖落长衫死命站出个风流倜傥的架势。

嗷……
是个年轻的……
莫非我还有个哥哥?
“敢问您是-”

“喵、苗苗苗阜。”

还是个结巴。

“苗先生,请问咱俩--相识么?”

“哎!哎哎!”,折扇收起来规矩站着,又哈下腰一副谄媚样:“四大才子王声王公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在下仰慕已久。”

王声懵逼着,自己未曾谋面的哥哥不是结巴,但他第一次见着这么严重的地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