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靖凰小段子9

“靖王殿下伤得很重

就是腿啊脚啊胳膊手前胸后背什么的都不太灵活了”

霓凰知道战英很少说谎

  却不知道很少不代表说不好……

全靖王府上下,要拧成一股绳

假装找穆府的人切磋武艺然后传个话什么的,都玩烂了

这次就直接一点

“郡主,殿下说,见不到您最后一面,他不甘心”

我自己下的手,(根本没舍得怎么打),我自己清楚

“殿下常年在外征战,旧伤累累
雪天寒冷,复发是常有的事……”


什么?!


策马刚路过苏府,猝不及防一把让飞流薅下来

  ?

酥胸侯着呢:“钻密道吧,好歹近一点”

  ?

“景琰都那样了你还要什么面子要面子……”



却被告知静妃放心不下,靖王被召进宫去了



宫墙根被霓凰踢秃噜了皮,守卫有一种飞沙走石的错觉

还不出来……

景琰……




“好好养着,不许沾酒”
“儿臣知道了”
静妃娘娘把自家大儿子包成了一个大大的白熊

这孩子从小隐忍,难得这次跟母亲撒娇
他想多包一点就多包一点吧……
纱布又不是买不起……

诶……要不…

“景琰,母妃再给你扎个蝴蝶结?”

景琰终于出宫了,还颇有些慌张


凰儿扑上来一个满怀,又急忙忙退回去,扶着两肩景琰仔仔细细地瞧,下嘴唇咬在嘴里,眉头和鼻尖抖着

出腔是水牛好久没听过的小奶音儿

“景琰哥哥……”

水牛当时就往下一坠

霓凰扶住他,眼眶立马红了

“凰儿,我没事……”

“别说话”

霓凰心疼

仰头看着他被包裹的只剩下半个的脸
霓凰抽一下鼻子把眼泪憋回去,
十指细瘦,给他重新理衣装,系的缓慢而珍重
脖子也是厚厚的一层纱……
撑开一个笑来:

“怎么这么不注意,大氅都没穿好。”

声音还是哽了几下





这次玩大了,后果不堪设想……

罢了

景琰把他的小姑娘紧紧拥在怀中,

她的珠泪,只能洇湿自己胸口,一滴也不许掉到地上










“景琰呀,母妃后来想过了,白色的是不吉利,这回母妃给你系了个粉色的蝴蝶结,等你醒过来一定喜欢。”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