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靖凰小段子11

凡所难求皆绝好,及能如意便平常。

人从来就不会因为某一个目标达到后,就心满意足固步自封,尤其身为大梁皇子

萧景琰有了新的人生追求

之前是穆霓凰

现在是跟穆霓凰有除打斗以外的肢体接触

曾经最亲密的时候,也是小丫头四五岁吃多了点心
肚子胀,嘴一撅金豆豆就要掉下来,
委屈,好委屈

萧景琰才能不顾及礼数规矩,一手托后背,一手揉揉小肚腩:“哦~揉揉哦~胀胀飞走了……”

全过程那么正经温馨,像个亲哥哥

萧景琰晚上头蒙被子里,始终都感觉掌心软绵绵肉乎乎

他对自己很失望很鄙夷,罚自己多跑了十圈校场
后来情丝绕,也浇了好几桶凉水

现在……
这不是情况不一样了嘛嘤嘤嘤~
凰儿跟我处对象呢嘿嘿嘿~
光明正大啊哈哈哈哈!

水牛不再刻意隐忍,
任性燃烧着浇了三十一年的青壮年雄性之火,
要把小凤凰烤热!烤熟!最好再在自己怀里涅个槃!

偏偏郡主像是害羞了一样那天之后没露过脸…
少(呸←_←)男的心……
焦躁的荷尔蒙……

水牛仔细筹划,准备充分,约人去妙音坊听曲

~~~~~~~~~~~~~~~~~~~~~~
霓凰是从宫羽房里出来的

府里顶多有一两套女儿娇的衣裙,也应该是不时兴了

首饰、发型什么的统统不对

侍女也少,也不擅长这些个红妆

光顾着筹划湖心亭了忘了后续……

哎呀…反正不能还是那个女将军的打扮去!

“宫姑娘,大恩不言谢,改日我一定找酥胸给你要签名”

秦般若死活要给霓凰画红眼线,宫羽给点了穴摆好姿势放门口招揽客人去了
~~~~~~~~~~~~~~~~~~~~~~

景琰一直一直看门外,听到声音一扭头,

霓•变身女子•凰已经站在面前,羞答答一个万福,盈盈一拜

萧景琰忘记了呼吸……

霓凰今日一袭白色裙衫,没有戴任何头饰,一头青丝遮住了左额角,往耳后婉婉地垂了一朵乌云髻,余发在左肩款款随银链珍珠的耳坠垂下。
素色软缎的翻领窄窄,露出一点点白色抹胸。外领在胸口前浅浅交合,向下是山黛色淡青的束带,裹着一袅纤腰,愈显身段丰盈。束带浅浅地飘到地上,正落在裁出花瓣形状的后裾上,像花吐出的蕊子。

不耀眼,不妖冶,清灵灵又柔弱弱的霓凰像雨后一盏新茶,里面掺了蜜,把从没喝过的景琰熏得酽酽的,回礼都忘了。

霓凰等了一会儿,有些恼,更多是羞。甩了袖就往软垫上坐定了。绵长的云肩却不知收带过来,堪堪在自己肩头与景琰脚前横坠着,倒像是要牵搭一般。等两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凰儿的脸都赛过了桌上的红石榴。景琰又是怔忪了一会,才俯身把滑凉适手的云肩一端拾起,却忘了要还,痴痴地自顾自在指尖缓缓缠绕。霓凰瞧着煎熬,泪都要给逼出来,咕囔着埋怨:“萧景琰…”

水牛一回神,当下的情境仿佛眼波漾漾的霓凰是一份包装绝美的礼物,自己扯着那系带,慢慢地拆……

一阵气血上涌!

然后







宫羽隔着演奏的屏风只听见一阵乒乒乓乓,一个响亮的、类似耳刮子的声音

乐坊门口的般若见证了攥衣襟抱裙摆恼羞成怒跑出来的郡主,和红肿着脸臭不要脸死皮赖脸追出来的靖王

咦卧槽,靖王身后拖着的那不是我的云肩么?我那蜀锦的云肩啊!怎么给我撕了!





霓凰悲哀地发现,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有用武力解决不了的蛮子

水牛悲哀地发现,处对象又如何,他的小凤凰还是管撩不管喂

摔!你等成亲的!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