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靖凰小段子12

“这交易,蔺先生觉得如何?”

一向痞气的蔺晨少也有严肃的时候:“若是长苏知道了,我这边还好说,郡主那里,殿下如何应对?”

“她会理解我的,”靖王还是那样坚定坚定的眼神:“终有一天她会明白,我做的一切,终究都是为了我们两个人好。”

最难逃是痴情劫,大梁以后有这样皇帝,不知是喜是忧。为靖王的决绝触动着,蔺晨听见自己说:“好,我帮你。”

蔺晨考虑过这四个字带来的后果,爱人的愤怒,信任荡然无存,艰难的处境,种种煎熬。

无妨,尽力而为就好。

显然低估了长苏冷漠眼神中,自己的难受。

原来,这样难忍。


“靖王啊,你那边怎么样我不知道,你可不要怪我啊…我真的真的是不能再睡书房了……”

“想通了?”美人苏还是那样冷淡

“嗯…”蔺晨一厢情愿跪得很狗腿“再没有下次了。”然后就往人那边瘫,抱住脚踝不放松。

长苏这些天也是思念不已,脸红了默许接下来的事。

“蔺晨!你还讲不讲信义!”
靖王掀了苏宅一个屋顶两个屋顶三个屋顶,蔺晨跑的干脆利落,往穆府一钻,完事儿。






“凰儿,你听我解释…”

“霓凰现在要陪宫姑娘去挑胭脂,靖王殿下请自便。”

明明就是还在生气……

我错了还不行嘛……

你回来呗咱俩逛街好不好……





霓凰夜宿妙音坊的时候,宫羽有些担心自己的性命…

“他不敢。”

“郡主晚安宫羽还是跟般若姑娘一起去别的屋子睡就不陪郡主了郡主再见。”





飞流不清楚水牛哥哥为什么绕着妙音坊那前后左右几条街一直奔跑,很显然蒙萌萌也不清楚

“这是因为呀,靖王殿下是一个既传统又开放的人。”蔺大明白满血复活后,笑眯眯拿个扇子晃悠

“传统是指?”

“他不太愿意有男人跟霓凰郡主走的太近。”

“喔喔,理解。那开放呢?”

蔺晨的扇子“啪”得合上了



“女的也不行。”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