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喵汪大肉,非常污

外面下着瓢泼大雪

汪汪站在自己家门口廊檐下

他想起每次喵喵来找他,徒弟师弟们nuo样的眼神笑容

还有小王子神妙莫测的那个告诫

可是这些并不能帮他解决眼前的问题

面对 苗•烂醉•横卧•下嘴唇着地•阜

扶不扶扶不扶扶不扶!

“你怎么能这样呢……一天到晚个不要脸的样子…躺哪不好偏躺我们家门口……跟你很熟么……”

一边想,一边说,说一句,蹭一下

脚上的雪泥在那个人的衣服上蹭干净了,开心点了


当初就不该嘴欠吃你的点心,欠下人情债了

得了,为国为民,

为了走夜路的胆小行人,

把你扔堂屋吧!


堂屋的地面很干净,跟声声子的鞋底很般配

但是把喵喵往屋里一拖,一道泥印子

这衣服怎么能脏成这样!什么人这是……

我天爷呀他还打滚!

衣裳扒了吧扒了吧

“你别乱动我给你脱衣服呢…你、你别乱动我说……诶!诶诶你你你别动你!手手、手往哪放呢?!我说你、唔-”







晨曦微露,有人一脸呆滞已经无法思考人生

有人继续装醉安静如鸡

声声子突然跳起来奔电话:“艺博,你上回说千万不能让姓苗的进我的家门是么!?”

“嗯-呐-哈-欠-怎么了,一大早他又去你家找你了?”

“……”

“卧槽被我说中了?”

“你后来没说完的那半句是什么?”

“千万不要让他进门。”

“…为、为什么?”

“你会被日的我跟你讲!”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