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灯下黑】 02


“账房那边呢?”
许留莽许庄主笑容标准谦谦如玉。

“整日算账,抓不到把柄。”
丁叮咛丁管家面色凝重一脸大义。

“不能是看上府里的算盘了吧?”

“……”
丁管家猝不及防很呆滞,这是什么破假设

“……”
许庄主看着他呆滞自己也很无趣,这是什么破反应

“好了丁伯,你去看看宵夜吧,多给我加倆丸子。”



“禀庄主,”廊檐一黑衣人翻身而下,“今日增至六张,其他无异。”
“好,退下吧。”
“许先生这几天通宵算账都没怎么休息,我盯着他也没怎么休息”
“你想说什么?”
“我能吃几个丸子再退下么?”
……
“不行”


丁留莽踱出书房,眼睛钩住院墙那侧的卧房,脸上是少有的正经

府中那个人,每日谨言慎行倒真像个称职的账房。而他每日偷藏的纸,列满奇文诡字,庄里庄外秘密地请了多少人,竟还是无一能解。

他也曾想过,或许那人就是一个账房,
只是很凑巧,生的细皮嫩肉漂漂亮亮不像小伙计,
很凑巧,待人接物自有风骨,眉眼三分傲气七分隐忍,
很凑巧,在这个节骨眼来到凌云庄,不偏不倚去账房,
很凑巧,口音生硬,对中原的风俗人情一知半解,

一点都没有细作的做派,如此突兀明显,让人难以怀疑--所以才值得怀疑

又添了六张……
许留莽的眼神渐渐凛冽。林林总总,不知够写满凌云庄多少大小生意,只等自己一分神,也许便快马加鞭传往西域,接着凌云庄的商号逐个被拔,隐在银两后的刀剑不得不吐出一块块要地……可是一个月来,毫无动静。


看着那人屋子里最后一点烛火熄灭,丁留莽又慢慢勾起嘴角,一脸宠溺。

小家伙,你不动,保不齐我逗着你动。

“升他为账房主管,明天来我这领职。”

“是,庄主”



“换厨子,这丸子齁咸!”

“王师傅说,他是老庄主结拜兄弟,是您二大爷”

“……那算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