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靖凰小段子13

“哎呀,今天天气好热呀!”
蔺晨非常刻意地撩起头发露出银亮的耳钉

萧景琰侧身半步,手握起腰间佩玉细细抚摩

“长苏托人给我买的,不戴就使小性子,缠人死了哦吼吼吼吼鹅鹅鹅鹅鹅鹅……”

“穆老王爷当年的玉,凰儿说我佩着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

“今天早饭偷香了长苏一口”

……

“他脸红的太可爱,我忍不住又嘬了下”

……

“后来他耳朵都红了,饭也就没吃成”

沃日……

“但是非常饱,你说为什么?”
“靖王殿下你饿不饿?”
“一口都没吃到过么?你俩不是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么?尝也没尝过么?”

沃…       …        …       …




“兄长还是费心好好管教下先生吧,景琰哭的我实在心疼”

“景琰……没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他还是不肯说”

当天晚上梅梅收拾了鸽主鸽主又收拾了梅梅之后

床幔里就有一阵阵呢喃:

凰儿打小在军中生活,可能不曾有人告诉她这些……

你当然是不能去……

找宫羽的话,人家一个姑娘家也不好……

思来想去还是我为兄又为姐的比较合适……

蔺晨全程被软音糯糯地包围着,就想再吃点
“你不仅为兄为姐,你还为嫂……”



第三天终于能下床出门,就约在密道里

梅长苏斟酌了好久

“霓凰,你可知……自己……从哪里…来……”

“从穆府来”

见他有些痴呆,霓凰小心翼翼地补充
“就前面那条街……骑马来的?”
……
“去年从云南回来的?”
……
“西南方向来?”

被蠢凰淹没,苏不知所措

狠狠心摇了摇铃铛,蔺晨从书房暗格狂奔过来

长苏吻了他一下,就把头埋进毯子再也不抬

蔺晨把他抱出去,留霓凰原地Õ†卐ζΞё↹……





萧景琰很忙,不仅军中事务不能耽搁,他还要布置,要排来宾坐席,要选菜色,还要要挑好看的首饰布料,而这些事统统不想假手于人。
夜深人静,他熄了灯卧着,却在想合卺的酒到底是清雅些还是醇厚些好。

窗有异响,贼?胆子也太大了

靖王只装作没听见,那蠢贼却好像越来越慌张,一路磕磕绊绊

再这样下去,连府兵都要闹醒了

他还没来得及笑,那个人就溜进卧房里来

虽然夜深了我只能看见一点点但是就算看见一点点我还是非常确信而且从那个脚步和气息来判断好像应该是…………

喔⊙ω⊙!

媳妇儿要干啥?

装睡、装睡……

霓凰弓着身子,把小脸儿搁在他塌边,小姑娘一样地拧次了好久

萧景琰耐心地等

她把脸凑过来,头发滑过萧景琰的手,腻腻的,缠缠绵绵得就想把它们捉住。黑夜开始撩人

萧景琰心跳地非常快,两人鼻息缠绕的时候,耳膜里都是轰隆隆的响声

霓凰也听见了,却被萧景琰两手掐住了腰,翻身禁锢在自己身下

我只是想来吻你一下……

我想的却不止这些……


惊喘在嘴里被萧景琰吻化。恼羞成怒地要打,又被人捉了腕细细地从手心舔到手肘,从脖颈又到肩窝……





靖王要和蔺晨拜把子,拦都拦不住

凰儿不开心,眼泪汪汪的,酥胸又给她加了个软垫

“所以说咱们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男人你是不要指望他克制的……吉婶给我炖的汤,你来一碗?”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