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契合 贾尼pwp一发完

“jar……”tony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含着尾音,一只脚却从被窝里勾了出去,白嫩趾头蹭着管家的膝盖,妄图探进两条笔直并拢的腿中间

“sir”jarvis不想让tony白费力气,又往门口退了几步

这下tony真心是够不到了,再往外伸他就要掉下去了,而生病期间jarvis的要求是“十点过后在床上休息”。上次假装上卫生间,第二天的叶绿素喝得tony悔不当初。

“晚安,sirjarvis就那么当着自己的面熄灯退了出去。


黑暗里tony沮丧地“fuck”了一句,把睡衣套了回去。


苦大仇深的一夜过去了,tony一睁眼就是jarvis一身整套黑色高定,笑容守礼又绅士:

“早上好,sir,您该洗漱了。”

妮妮寒心地陷在一堆软垫里:“你知道,我多希望自己有一天会浑身酸痛下不了床…”

“鉴于您的重感冒,sir,您可以洗漱完用过早餐继续躺着休息”

“……其实我这会就酸痛”

“体值正常,请问您哪里疼?”

“浑身都疼——”tony翻了个身把半截腰半个屁股露出来,趴在自己胳膊肘上斜睨着jarvis

“你帮我揉揉……”

jarvis给他刮了个痧

nat当时来看病号,门外听了会就去喝了两个小时的茶才回来。

“得手了?你叫得听起来比吧唧还惨”nat咬了口甜甜圈,看一眼半死不活的tony,“脖子上红印也比他多。”

tony翻了个白眼





依然是苦大仇深的一夜过去了,tony一睁眼jarvis还是一身整套黑色高定,笑容守礼又绅士:

“早上好,sir,您该洗漱了。”

tony安静地去了盥洗室

“今天您的健康状况良好,可以继续前些天的工作了”

tony安静地回到了工作台

安静地吃饭,安静地出门,tony一整天都非常乖巧

jarvis把他从夜店抓回来的路上更是安静如鸡


http://www.jianshu.com/p/b1ffe1a46462


番外

“所以tony终于把自己送进jarvis嘴里了?”

“我亲耳听到的,他惨叫了很久,我还以为他在设计jarvis实体的时候考虑过自己的耐受性呢。”

“他是考虑过,但是我后来又…算是个朋友间的小礼物”

“班纳。”娜塔莎一脸严肃

“……呃……”

“没想到你这么体贴。”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