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稳

靖凰小段子10

【糖梗有限,文风突变
  不喜欢的话,容我想想】

啊……

唉……

啧!唉……

景琰就牵个马踱来踱去,手脚无力

凰儿啊……

也不敢靠近穆府,远远儿的看着人家的楼尖尖儿,三魂七魄都想从眼睛里挤出来,biu过去

薅马毛,表达内心的纠结,一把……两把……

嗷!凰儿啊……

咦!咦咦!(#゚Д゚)那不是青儿!

坐好坐好!
我的发型发型、马的发型发型……
卧槽来了!

“靖王殿下”

“嗯,穆小王爷”(´-ω-`)

“这是我姐写给苏先生的信,靖王殿下想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么?”

你是一个直奔主题不卖关子的好孩子,
今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侯!

“哦?既是私人信件,他人怎可知晓”
快说,说我不是他人,说我是你未来姐夫,说!

“靖王殿下教育的是,那我这就抓紧送信了,告辞”

吡嘞,粗四咧
鹿眼瞪马眼,目瞪口呆

“蔺阁主,我在妙音坊订了位,不巧临时有事,阁主不妨带小殊去听一听?”

“如此,就多谢殿下美意了”

果然是有情有义没脑子,我会把小苏放到宫羽脑残粉那里?柯柯

我走密道我骄傲!!!

景琰紧张地在酥胸书房里翻找,好多书好多书好多书
找不到啊好着急啊!

房顶上的酥胸也很着急:就在桌子上啊!桌子正中间啊!特地拿红布衬着的那个啊!

小苏啊,别看他,你看看星星,看我。冷吧?抱着就不冷了哈

啊!找到了

“景琰亲启……景琰?!你……为什么……不……去……湖心亭……看看……呢?教你……如何……当……好男人……哦”

最讨厌别人秀智商,烦死了!

乍眼一瞧亭四周放了帘子,遮的严严实实

沿着廊栈一路的小蜡烛引过去

鸽子翩翩飞舞……

蔺晨你大爷!

景琰一路“秀恩爱没后代”默念接近

这是啥,路上撒啥花瓣,这一踩一脚的恶心不?

亭口还挂着粉色缎带蝴蝶结……

玩我呢!?

说我不懂浪漫是么?!

给他扯下来!今天我要不把亭子给他砸烂咯我就……

“乎乎乎乎乎凰儿!”

“……”

“我我我我我再给他安上去!”

“……过来”

“诶!”

霓凰看着湖面,不说话

“凰儿……我知道错了,我其实--”

“闭嘴”

水牛好委屈啊水牛不说水牛要鼓足勇气!

“凰儿,你要杀要剐……”

“几日不见,你可想我?”

“……”

“景琰哥哥,你对霓凰,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你,到底拿我当什么?”

霓凰一双杏眼直直地望进景琰眼里去,直接热烈,像冬天的疆场的太阳光,到不可一世

萧景琰只觉得满眼、满脑子、满心都是这个小姑娘,四周的湖水声飘飘乎乎地涌进了耳朵,方才的话语不真切,也轰隆作响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并不是铁血无情、不是我的将军…手握兵权、不,不能收归己用作同僚……不能……
儿时也不敢牵她的手…不是妹妹,没当做妹妹,她的手…她的手…

景琰突然就伸出手去,又急刹在半空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让他不敢…不敢造次…不敢莽撞……

可她就是一个女人!我一心想触碰的女人也是……应该是我的女人……

“凰儿”

他想说小时起自己就不是因为她的年纪而偏疼她,
他想说每次出征刀刃上的寒光慑敌是她,冷冽空气里飘散着她,
朝堂上的道义无畏像她傲立,
靖王府夜里的烛火闪烁是她,
沙场猎猎风吹不皱的弯眉眼属于她,
对南疆枯瘦如柴的遥望为了她,
此时此刻的湖水,涌涌漾漾的也全都是她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心是摘不出来的,景琰不讲,她不知道

可是话在喉咙里的痒意骨碌了许久,
又像苦橄榄在嘴里颤抖的粗略咀嚼

珍而又重
出口却只有一句

“凰儿,你要做我的妻。”





湖水粼粼,咬住了亭子不放

霓凰眼里嗔着,云了袖子转身欲走

萧景琰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但那只手,他终于牢牢捉住了

评论(6)

热度(32)